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夏天來得特別早,也許是跟這個躁動的城市有關吧。窗外剛剛傳來隱隱約約的哇聲,女人身上露出的地方便越來越多。下班後沒事我便躲

不要找一個沒有激情、沒有好奇心的人過日子或做事業不要找一個沒有激情、沒有好奇心的人過日子或做事業現領
夏天來得特別早,也許是跟這個躁動的城市有關吧。窗外剛剛傳來隱隱約約的哇聲,女人身上露出的地方便越來越多。下班後沒事我便躲在空調房裡看電視、聽歌。那電視機一晚開到天亮,永遠鎖定Y城音樂頻道。琳琳不在,她永遠在夜最深的地方綻放她的美麗。

  天亮時,琳琳回來瞭,她貓一樣遛到洗手間洗刷自己。因為怕吵醒我,她自己叫服務員開的門。我佯裝睡著沒理她,沒想到與她一同進來的還有一個個子高大的男人,他們簡單地洗嗽後就上床瞭。

  一陣悉悉祟祟的衣物聲,還有被壓抑的笑聲,在這十二平米的房間蕩漾開來,雖然隔著電視機噪雜的音樂,仍然聽得真真切切。很快,那邊床吱扭吱扭適時地響起來,伴著琳琳急促的嬌喘,那曖昧的氣息在兩具優美生動的軀體上遊走,他們沉浸在愛的峰浪上,他們在歡快地舞蹈。這一切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,肆無忌撣地開演。我渾身躁熱難忍,這一刻,琳琳離我很遠,她被那個雄壯的男人深深地掩藏瞭起來,隻有他才能窺視她身體的所有秘密和玄機。我有些恨琳琳。

  以後,那男人便經常出入我們的房間,當然是琳琳在的時候。那男人叫阿強,一個滿腹經綸的男人,還有張巧舌如簧的小嘴,那小嘴常常出其不意地蹦出又稠又粘的愛的瓊漿,令人歡喜。琳琳愛極瞭那張小嘴,她總是摸著阿強的嘴,像是哄一個三歲的孩童:“強強,你真是好好可愛呵!”琳琳愛得死去活來,削瘦的小臉上漸漸有瞭紅暈。琳琳愛得又癡又沒心眼兒,她總隔三差五地問我借錢,我問她老借錢幹什麼用,她不回答。要知道她也是每天有進項的,雖然她的歌唱得不怎麼樣,但很會來事,也討得不少客人的喜歡,第晚下來,也能撈到可觀的小費。後來我才漸漸看出瞭門道:阿強變樣兒瞭,打起瞭金利萊領帶,穿起瞭彬彬襯衫,操起瞭摩托羅拉手機,鶚魚真皮帶把他微微凸出腹部圈得十分得體,他整個兒就是一資本傢闊少。
 一天晚飯後,天色尚早,琳琳拉我出去買點藥,我們坐瞭十幾分鐘的出租車,來到一個偏僻的藥店門口,她轉過頭對我說:“你就在門口等我吧。”

  我沒多想,以為她隻不過是買點婦科類藥。

  回到房間,已是八點來鐘,她催著我去上班,並要我代她請假,看她一臉的憔悴,我想,也許病得不輕,就囑咐她好好休息。下到三樓,一種不詳的預感突然襲來,我總覺得琳琳今天怪怪的,來有及細想,趕忙折回樓上,房間門卻怎麼也敲不開,我急忙到服務臺打電話找保安。

  最後,門被撞開瞭,琳琳口吐白沫,已服下瞭大半瓶安定。

  出院後,琳琳沒有流淚。但我知道她是傷心欲絕的,不然像她這麼樂觀的女孩是不會又一次給生命開玩笑的。她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給我講她心愛的阿強是如何疼她、愛她。她讓我想起精神崩潰後的祥林嫂。但是她的阿強再也不會回來瞭,他又在追逐我們一個正走紅的同事芳芳——一個更豐滿、更美麗的女孩。琳琳還不死心,她硬拉我去阿強的單位找他,不在。最後,阿強聽說琳琳為他自殺,也還算講良心,主動買瞭袋洋水果來看望。但從那以後,他便徹底在琳琳的世界裡消失瞭。
 
  張愛玲說:女人往前面跑,遇到的總是不愛的男人。是啊,愛的男人總是太少,好不容易找著一個,結果還是遛掉瞭。琳琳很快又重振旗鼓,她永遠是個為愛活著的女孩,愛使她變得美麗,愛讓她看到希望。

  那一年的春節,我沒有回傢過年,雖然傢人都盼望著。母親為我獨在異鄉的單身生活憂心忡忡,她在趕忙為我物色未來的夫君,可我不喜歡這一切,我不喜歡在大人們安排的模式下草草設定另一半人生,我有自己幻想的天空,我想過自己的生活。

  琳琳也沒有回傢,雖然她早已答應春節帶我到哈爾濱看冰雕。她正為她的愛情忙碌著,早已忘卻瞭曾許下的小小諾言。

  我在外面一傢計算機學校報瞭名,厭倦瞭這迷浪的紅塵,我開始思考人生的一些終極問題,一些鼓舞著我的或夢或幻的東西。我總覺得我的生活該是另一種模樣。

  琳琳又有瞭新男友子強,那男孩很瘦,架幅深度近視鏡,很書生的樣子。我因為白天忙著上課已沒有心情關心琳琳是否過得開心,愛情進展如何。琳琳總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招待她的男友。回來的時候,就見她衣衫不整,一頭亂發,雙手吊著子強的脖子。一天夜裡,我睡下瞭,琳琳鉆進我的被窩,緊緊地摟住我,低聲地啜泣,她的身體像熟透的蘋果一樣芬芳誘人,弄得我十分別扭。琳琳還是這麼美麗。

  “你怎麼啦,琳琳?”

  “我隻是沒那種感覺,愛的感覺……”

  琳琳委屈的像個孩子,整晚她就念叨著兩個人的名字——高富林(哈爾濱的戀人),阿強——一個是被她拋棄的男人,一個是拋棄她的男人,這兩個男人都給她身體上和心靈上留下瞭深深的烙痕。

  我成瞭她忠實的耳朵,我的屏聲靜氣,我的守口如瓶,我的善解人意,永遠是她最感激的地方,她說:“思思你真好,我要是男人我一定會愛上你的!”
 琳琳開始三天兩頭地變換著男友,也開始帶一些來歷不明的男人介紹給我,當然這些男人都是她男友的同事或朋友。那些男人通常會甜言蜜語地誇我美麗漂亮,然後毫不客氣地躺在我的床上,手指隔著衣服在我的身體上準確地遊移,我很氣憤。我想我在這裡扮演的角色連妓女都不如。我向琳琳提出瞭我的想法,自此,琳琳便不再帶陌生男人來訪瞭。

  我離開瞭這傢歌廳,去瞭一傢私營廣告公司搞設計,月工資六百元。不久,琳琳也離開瞭,她又愛上一個叫張建國的男人,那男人帶她去深圳打天下瞭。我們都離開瞭那渲瀉我們青春的舞臺,我們匆匆地相遇,又匆匆地離別。
現在還有影陪小姐嗎?在生活中你想獲得什麼,你就得先付出什麼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